2019过完一半了,问个扎心的问题,在股市里赚了多少钱?

数据显示,沪指今年上半年累计涨幅19.45%,深证成指累计涨幅26.78%,创业板指累计涨幅20.87%。

上半年两市A股总市值增加了约10.13万亿元,若以5月末1.53亿个账户粗略计算,A股上半年人均获利达6.6万元。

A股没赚不要紧,我们再去港股转(拉)一(愁)转(恨)。

截至6月28日收盘,港股通“半年牛股”随即出炉。共有四只个股半年累计涨幅翻倍,分别为亚洲水泥、中国奥园(10.98, -0.08, -0.72%)、李宁(18.42, 0.30, 1.66%)、颐海国际(40.55, 1.25, 3.18%),四只个股的半年涨幅分别为146.85%、132.17%、120.82%、112.90%。

之前我们提到过港股的一家宝藏上市公司申洲国际(107.4, 0.80, 0.75%),穿越牛熊,股价十年涨了60倍。今天我们再来看一家港股公司,股价3年涨了10倍的公司——颐海国际。

说来也巧,这两家“国际公司”,申洲国际是给阿迪达斯优衣库耐克彪马供面料的,而颐海国际是专给海底捞(32.65, 2.35, 7.76%)供底料的,虽然供的料不太一样,但这两家“供料公司”的涨势却有点像。

真·炒作(底料)上市

在中国,每年大致有1亿人次光顾海底捞,排除掉高频顾客,一年光顾的独立食客少说也有几千万。

在这几千万人当中,有多少人在用餐之余思考了海底捞的这盘生意?又有多少人留意到了这家公司的上市?

颐海国际这家专门给海底捞炒底料的公司为什么会火起来,这还要从海底捞多年的模式说起了。

当年,在海底捞开到十几家店后,原有单店炒料模式已满足不了需求,但底料是一家火锅的灵魂,外包或者从别家进也不合适,于是,底料公司孕育而生。

2006年海底捞,第一条火锅底料生产线在成都投入运营,2007年,底料子公司开始向独立第三方经销商提供底料。

2012-2013年,海底捞把供应底料、蘸料的子公司颐海国际独立出来,2016年单独上市(比海底捞上市还早两年)。

所以,海底捞虽然18年才上市,但是它早在火锅产业链上全布局,给自己铺好了路。

目前,海底捞的餐饮供应链主要包括以下八个独立系统:颐海国际(火锅底料供应)、蜀海供应链(菜品采购、中央厨房、仓储物流等全托管)、蜀韵东方、海晟通、微海咨询、红火台网络科技、HI外送、海广告。

目前,海底捞的创始人张勇夫妇和施永宏控制着整个火锅的产业链,除了没有从养牛种菜开始,其他的产业链已经预备齐了。

颐海国际的董事长,是海底捞创始人之一施永宏。当年施永宏和张勇在创业之初分工就非常明确,施永宏负责食材底料采购后厨与供应链管理,张勇主管前台门店与服务。

另外,海底捞的核心资产“海底捞”这个品牌不属于上市公司,属于“四川海底捞”这一由张勇夫妇实控的主体,而海底捞强大的品牌价值通过两家上市公司实现:“海底捞”经营餐厅门店,“颐海国际”经营底料和其他调味料、方便食品,两家上市公司均无偿使用这一品牌。

所以有人说,颐海国际,还真是自己“炒作底料”上市的。

背靠大树好乘凉

根据申万宏源(2.7, -0.05, -1.82%)的研报,目前火锅行业整体5000亿左右规模,除去火锅餐饮后产业链有1250亿的市场空间。

在这其中,火锅调味料有着近200亿市场规模,每年保持着15%复合增长率。目前,在火锅底料赛道角逐的公司主要有天味食品(主要品牌是大红袍)和颐海国际。

早在2014年,颐海国际的营收还只有天味食品的一半,净利润更是不如天味食品的三成。

但背靠海底捞的颐海国际,在2016年,彻底反超天味食品,变成了底料界的一哥,这其中主要原因有三:

第一是海底捞的品牌效应。

而相较于其他竞争同行而言,颐海有“海底捞”这样一个全国性的中高端餐饮品牌的强有力背书,颐海在推广上的成本很低。

甚至不需要打广告,大家自然而然会在超市选购海底捞的火锅底料,铁马在很多超市都能看见,海底捞底料占货架的一半,其他的底料占货架的一半。

借助海底捞餐饮门店广泛的渠道网络覆盖形成的广泛知名度及良好的品牌效应,颐海的整体经销费用率长期处于行业10%左右的最低水平。

第二是借鉴海底捞的销售制度。

我们从前文的业绩图中可以看到,颐海国际在2018年业绩的增速明显变快,主要是2018年颐海借鉴海底捞的“店长制”,开始全面推行销售人员“合伙人”制度。

就像当年海底捞还是几间小店时,店长买了面包车都没有通报张勇一样,海底捞的店长权力很大。所以颐海国际目前推行的销售合伙人制度也是以经销商作为业务单元,给其充分的费用使用权利。

同时考核标准从已有的“完成收入”改为以“业务单元的净利润”,以利润的5%为销售业务人员核算奖金,不设上限。

这样一来大幅提高了效率,业务团队积极性也得到充分激发,同时也规避了为了降低未来收入指标而刻意压低今年销售的短期行为。

在新的激励机制下,18年公司第三方收入(非海底捞方面的销售收入)大幅提升106.1%。

从上图可以看到,2018末员工数量几乎没增加,但人均创收从17年的18万\/月翻倍至36万\/月,可见合伙人激励机制的措施卓有成效。

第三是对于品牌研发的投入。

对,你没看错,食品类公司也需要研发的大力投入。研发与业务不脱节,好制度是新品频出的根本原因。就用2018年来说,颐海国际跟风推出了十种网红自热小火锅,还有其余的拌饭酱等。

在传统的食品公司中,研发人员往往与业务部门产生大量冲突。

业务部门作为市场最接近消费者的人,掌握着经销商与最新消费者动态,但在反馈上总有失效、沟通方面 的问题。

为解决此问题,颐海内部推出了产品项目制,以任何有能力的业务员或研发人员作为项目组牵头人组织新品研发,公司报销其所有的“小试”与“中试”费用。

一旦产品通过并上市销售,只要产品存续上架,研发人员可以终身享有销售利润分成。

由此而来,更多研发人员便会走上街头去调研,人们到底爱吃什么。

铁马回忆起,去年曾在上海松江的一家超市里纠结番茄底料还是菌汤底料时遇见过海底捞的市场调查人员,拦住我问我为什么不选菌汤,还问希望吃到什么现在市面上没有的锅底,期间一直在做笔记,记录的十分详细。

未来的赛道迷途更多

说了这么多明朗的前景,但我也不是来打广告的,对于上市公司还是要理性分析。颐海国际的底料调料卖的虽然很火,但是风险依旧存在。

根据颐海国际的战略规划,未来公司是以中式蘸料+底料+自热小火锅三大业务协同发展为公司的重要战略。

但复合调味品这个赛道渗透率低、行业前景广泛,不仅是海底捞看的见,其他品牌也同样虎视眈眈,例如调味品龙头海天味业就已经在一年多前宣布要进军火锅底料。

颐海国际的火锅底料以及中式蘸料方面是业务的中流砥柱,它曾经反超了大红袍(天味食品),但是还能够跑赢一个又一个的业界龙头吗?

另外,虽然海底捞的自热小火锅沿袭颐海优势,已经大获成功成为爆款。天猫平台显示颐海自热小火锅月销量上万,2018年双十一海底捞小火锅全网第一名。

但是自热火锅这个自带网红食品属性的方便食品的市场竞争,那可是相当激烈,各个商家都可谓是下了血本。

只要是知名的火锅品牌,谁家没有配套品牌的自热火锅,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出名,而且自热火锅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价格贵。

替代品方便面最贵的也不过十块钱(除了有营销噱头的以外),而海底捞的自热小火锅有荤菜的45元左右,全素菜的30元左右(促销价格也在20-35元之间),在网红势头退去后,自热火锅又将何去何从?

最后,颐海国际还有着和海底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特性。

目前,海底捞加速开店,确保关联方业务稳步增长,在海底捞还在扩张期的时,颐海国际也跟着扩张,但是海底捞如果进入了瓶颈期或者品牌形象受损,颐海国际的关联方交易势必也要受到影响。

好了,各位,看完了这个海底捞深藏不露的小老弟,下半年的投资中,别老盯着茅台了,赶紧去看看其他板块还有没有这样的“宝藏公司”吧。

风险提示: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获取港股开户最新信息,关注:http://ganggu.meigushe.com 每天更新港股开户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