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头大哥东方通信熄火之后,股市里倒是颇安静了不少。

怎奈A股的游资和散户热情似火,没有大哥也要造一个大哥出来。

这就有了翻来覆去摩擦的工业大麻、“一周行情”变“周一行情”的化工板块,和同样复姓东方的东方电气( 600875.SH; 01072.HK)。

4月10日,东方电气A股涨停,H股大涨12.88%,H股近1000万股成交量和6800万港元成交额,是前一交易日的7倍之多;

4月11日,东方电气A股再次涨停,H股成交量继续放大一倍至1959万股,已明显有资金博弈迹象,最终收涨0.42%。

这下确实有点“妖”了。要知道,4月10日、11日A股、港股已经连续调整两日,今天(11日)更是沪指跌1.6%失守3200,恒指跌0.93%失守3万点。

能逆势上涨,就一定有蹊跷。东方电气成色究竟几何?担不担得起“新东方不败”的名号?我们还得从头说起。

历史总是在探索中曲折前进。

1999年,世界上最痛苦的死亡,在日本东海村核临界事故中诞生。

事件中的大内久先生,受到的核辐射剂量为普通人年上限的2万倍,由于大量中子冲击,大内久身体DNA序列错乱,白血球、淋巴球全部死光,导致免疫力完全丧失,身体制造血跟抗体等相关细胞的组织完全失去功能。

这意味着,患者在维持意识的情况下,身体会跟尸体一样开始腐烂。83天!在看着自己慢慢“融化”后,他离开了人世。

2011年3月,里氏9.0级地震导致福岛县两座核电站反应堆发生爆炸,大面积放射性物质泄漏,让人们开始对核电站望而生畏。

自那时起,中国的核电建设踩下了急刹车。

时间的另一头,1952年的英国伦敦发生了史上最恐怖的雾霾。短短两个月时间内,雾都死亡人数达8000人,2013年底,世界卫生组织将雾霾(PM2.5)分到一级致癌物。

2014年02月15日,北京元宵节后遭遇重度雾霾天气,天安门笼罩在雾霾中。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发布重污染蓝色预警,空气质量被定义为重度污染。

这一刻,轮到煤电接受审判。

是继续严堵最有替代希望的核电,还是放任煤电继续污染环境?这个问题,在核电安全性成功升级,环境污染迫在眉睫的眼下,或许没有那么难抉择了。

核电行业重启正当时

中国核电行业经历三年多的“零审批”状态后,于一夜之间,迎来三喜临门。

近日,先是发展改革委发布关于三代核电首批项目试行上网电价的通知,随后生态环境部确认重启核电建设,并且,历经35年筹备的原子能法,也有望在近期出台。

一时间,核电重启之声纷纷扬扬。截至2019年1月,全国在运核电机组装机容量4590万千瓦,在建机组1218万千瓦。在运和在建核电机组总装机容量,离2020年的规划目标还差3000万千瓦,未来核电前景可见一斑。

目前4台华龙一号机组正式获批,2台CAP1400机组即将官宣,后续有望年均批复6-8台机组,待批主要有徐大堡、陆丰、三门、海阳等8台AP1000机组、徐大堡二期/田湾等4台VVER1200机组及宁德、昌江等4台华龙一号机组。

如以AP1000机组作为后续待建机组的代表机型估算,单台机组装机功率125万千瓦,对应造价200亿元,年均开工8台核电机组左右,则每年核电市场规模1600亿元,2020年前核电市场规模4800亿元,核电产业链正迎来布局机遇。

设备厂商受益直接

核电的产业链可划分为研发和设计、建设、设备制造、运营管理和核燃料供应系统(包括核乏料处理)五部分。

从时间角度,设计、设备制造、建筑安装受益时间,优先后端运营。依据产业链,首先是核电站的建设,主要受益公司是研发和设计公司、核电设备公司和核电站兼职安装公司;建设完后的运营期,核电站运营公司、核燃料供应公司(包括核废料处理),和通用及附属设备企业才能受益。

从利润率角度,关键零部件,运营商,核岛设备是价值最丰厚部分。核心零部件利润率最高(40%-50%),其次是电站运营(35%-40%),核岛设备(30%-35%),施工建造(10%),常规岛设备(5%-10%)。

综合考虑,受益直接的还属核电设备商。在核电站投资中,一般核电设备投资占比约50%,据此估算每年核电设备市场规模约800亿元,2020年前核电设备市场规模约2400亿元。

核电市场呈现垄断竞争的态势,核电站主设备主要由上海电气、东方电气、哈电集团、中国一重及中国二重垄断,包括反应堆压力容器、堆内构件、控制棒及驱动机构、稳压器、蒸汽发生器、汽轮发电机、主冷却剂泵等。

其中,多业务齐推进的东方电气,正吸引着大量资金的目光。

东方电气多点开花

东方电气是全球最大的发电设备供应商之一,涵盖水电、火电、核电、风电、燃机及太阳能领域,同时也是华龙一号机组主设备核心供应商。

公司在核电设备领域技术领先,覆盖目前国内所有核电技术。具备批量生产百万千万级核电机组设备的能力,覆盖目前国内所有核电技术,包括二代改进型、三代(EPR、AP1000),自主三代(CAP1400、华龙一号)。公司也在积极参与新一代核电设备的开发,如钠冷快堆、钍基熔盐堆、聚变堆等新一代核电技术的研发。

东方电气“华龙一号”项目除在制的福清核电 5、6 号机组外,还有防城港核电厂二期、宁德核电厂二期、漳州核电厂、惠州核电厂等 10 余个主设备的订单,覆盖核岛、常规岛和辅助系统设备。

2017 年公司在核电常规岛等优势产品市场占有率 45%;核岛反应堆压力容器、蒸汽发生器、核主泵等产品市场占有率 35%。目前公司在手核电订单300亿元,未来受益于核电重启,按照目前市占率来看,公司核电业务未来三年增速或在40%-50%区间内。

除核电之外,其他业务也在多点开花。2018年,东方电气实施定增计划,通过发行A股股份的方式,向东方电气集团购买其持有833项设备类资产。

公司内部称为“彩虹计划”。该交易于2018年11月16日完成过户,至此,集团公司原非上市部分资产全部装入上市公司,其中核心资产为东方财务,国合公司,东方自控和氢能公司。

其中最有噱头的当属氢能燃料电池。东方电气于2011年开始布局燃料电池研发,经8年时间建立了燃料电池自主知识产权体系,累计申请专利135项,已具有行业先进水平的产品和技术。

2019年氢能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政府对氢能产业支持空前,《中国氢能产业基础设施发展蓝皮书》规划到2020年,中国燃料电池车辆要达到10000辆、加氢站数量达到100座,行业总产值达到3000亿元;到2030年,燃料电池车辆保有量要“撞线”200万,加氢站数量达到1000座,产业产值将突破一万亿元。

与此同时,新能源汽车补贴大幅退坡幅度高达60%,但对燃料电池汽车退坡只有20%,反应了燃料电池汽车行业的政策支持力度,公司燃料电池产业有望进入收获期。

4月10日,东方电气大涨12.88%,近1000万股成交量和6800万港元成交额,是前一交易日的7倍之多;4月11日,东方电气成交量继续放大一倍至1959万股,已明显有资金博弈迹象。

行情来源:富途证券

时至今日,核电重启之势难挡,多轮驱动的东方电气已有腾飞之象。

最后一句话总结:

它能涨,自然有它的原因;你要不要追,就只能取决于你对信息的判断了。(完)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港股挖掘机 侵删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