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我国影视剧行业发展的速度有目共睹,但步入2019年后,似乎透露出几分乏力。

据《2019上半年电视剧产业报告》表示,上半年全国电视剧备案总数为611部,整体下滑。就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华夏视听传媒于近日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

从名字来看,不难理解华夏视听传媒是专注于影视制作业务的公司,而事实上,还经营着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也就是说,如若此次能成功在港上市的话,华夏视听也就开创出了以产业打包高等教育共同上市的先河。但从如今的影视行业以及民办高等教育行业的格局来看,华夏视听的IPO之路仍面临着不同程度的挑战。这就不得不来翻一翻华夏视听主营业务的相关“历史”了。

赶往港交所敲钟的“华夏视听”  

据悉,华夏视听创立于1998年。目前以影视制作业务和传媒及艺术专业高等教育为两大主营业务。其创始人蒲树林曾于1998年参与制作《影视同期声》,该节目于次年播出。2001年,成立华夏在线,2003年首部电视剧《射雕英雄传》开播,2004年,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成立,2005年,成立华夏视听。2012年,通过投资《一夜惊喜》进入电影行业。

在影视制作业务方面,华夏视听的不少作品均获得好评。其中,包括于2000年、2002年以及2003年获得全国电视栏目最高奖之一星光奖的《影视同期声》,2004年在中国电视金鹰奖上获得十佳长篇电视剧优秀作品奖的《天龙八部》以及2019年获得最佳原创节目奖的电视剧《倚天屠龙记》。同时,其与国内以及在线播放渠道有一定的合作,例如芒果电视台2018年播出的《封神》华夏视听便投资了41%。

而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成立于2004年。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统计,凭借传媒及艺术相关专业,目前在校学生有12697名,是中国第二大民办行业传媒及艺术高等教育提供商。但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7月1日,南广学院及南京美亚向中国传媒大学一次性支付人民币1.6亿元订立终止合作办学协议,从独立学院转变为民办高等教育机构,并将对南广学院重新命名。

这也就意味着,南广学院真的要另起炉灶了,但在没有中国传媒大学撑腰之后的南广学院,是否能维持此前的优势并不好说。

“监管潮”之下  华夏视听主营业务挑战诸多

事实上,华夏视听的两大主营业务均面临着政策上监管所带来的不确定因素,如今在终止了中国传媒大学的服务输送过渡为民办高等教育机构之后也会存在相应的风险,何况影视行业也会受季节性因素的影响对营收造成一定的影响。

1、影视行业监管“紧箍咒”及民办高等教育行业的监管  带来重大不确定性 

就影视行业而言,自2017年以来,监管层逐渐重视对行业的规范。逐步对影视行业的内容、艺人薪酬、网剧网大监管趋严,网台同一标准成为大趋势。广电总局更加重视影视产业的社会效应与思想宣传作用。

在经过2018年的影视监管风暴之后,表现在行业内产能开始收缩,行业生态逐步规范。以2018年为例,电视剧以及电影开拍项目数量上均有回落。据《2019上半年电视剧产业报告》显示,上半年全国电视剧备案总数为611部,整体下滑。

在今年7月9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强调要求加强对宫斗剧、抗战剧、谍战剧的备案公示审核和内容审查,治理“老剧翻拍”不良创作倾向。产业政策的风险难以避免。

而在民办高等教育领域,同样面临着政策监管的问题。国家对社会力量兴办教育予以支持,但同时对民办高等教育行业的规范管理也越来越严格。民办学校曾经长期处于管理上的灰色地带,从2016年开始,中国出台了一系列促进民办教育发展的新法新政,民办高等教育进入分类管理和分类发展的时代。随着国家《细则》的出台以及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对民办教育的进一步规范要求,给华夏视听传媒的高等教育业务今后的发展增加了一些不可控的因素。

2、每年新片能否成功  成为影视业务飘忽不定的重要因素

由于影视制作业务受作品数量以及行业政策影响波动明显。其招股书上的营收在近几年呈现忽高忽低的成长路线。

其招股书显示,2016年影视制作营收仅为134.9万元,而2017年则猛然增涨至3亿元,受政策影响2018年又回落至9139.6万元。2019年前6个月,影视制作业务营收突破4.3亿元。

如此大幅度的波动跟影视行业的经营模式不无关系,影视业务的成功取决于每年发行的少数新片能否成功,同时,也要不同程度的受政策监管方面的一些影响。但不管怎样,飘忽不定的业绩也是其营收不能实现稳步增长的原因。

3、终止与中国传媒大学的合作   过渡为民办高等教育机构存在相应风险

据招股书显示,南广学院4年学费基本保持在1.3万到1.8万之间。倚靠中国传媒大学,其2015/2016学年、2016/2017学年、2018/2019学年,分别有大学本科在校生12164人、12468人、13008人及13515人。

但需要注意的是,南广学院已于中国传媒大学签订终止合作的协议,并计划于2021年更名Cathay University of Communication, Nanjing,在终止与中国传媒大学合作之后,面对如今传媒艺术专业激烈的竞争环境,南广学院或将在招生人数及就业方面面临较大不确定性。

据沙利文数据显示,传媒艺术专业学生竞争激烈,2018/2019学年全国有100万学生角逐60万艺术传媒类大学名额。此前,南广学院在隶属于中国传媒大学时,2018/2019学年,超过5.8万人报名,但最终录取率只有4.6%。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下,独立出来的南广传媒能否延续此前的辉煌的报名局面是谜题。

诸多挑战之下   赴港IPO之路会好走吗?

外围环境的不利好,给华夏视听的发展增加了不确定性。但行业的发展空间却成为了其发展的动力。据相关数据显示,随着中国传媒行业迅速发展,总收益从2014年的12359亿元人民币增长到2018年的21589亿元人民币,复合年增长率为15.0%。预计传媒行业市场总收益到2023年将增长至37996亿元人民币,自2018年起复合年增长率为12%。

 

另外,在民办高等教育领域亦有着广阔的上升空间。据沙利文统计,中国民办高等教育行业总收益从2014年的人民币829亿元稳步增长至2018年的人民币1,180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9.2%,预计于2023年将增长至人民币1637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6.8%。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中国民办高等教育行业总收益占中国高等教育行业总收益的9.8%。

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华夏视听的两大主营业务面对的市场前景尤为明朗。这样的背景下,怎样实现脱颖而出?

1、激烈竞争之下  影视高素质内容输出才是王道

据公开数据显示,从2018年1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发行的合共38部畅销电视剧中,华夏视听传媒畅销电视剧共有3部,电视剧集数共169集,在畅销电视剧5大制作公司排名第4。

期内取得的成就值得肯定,但同时需要注意的是,影视行业广阔的市场空间里竞争尤为激烈。譬如,慈文传媒、新文化、欢瑞世纪等等这些行业内的已经上市的佼佼者。以慈文传媒为例,根据慈文传媒上半年的财报来看,上半年营收8.27亿,净利润约8499万元,“影视业”板块上半年营收7.81亿元,占总营收的94.39%。其主要的获利武器是引入国资和持续不断的输出优质作品。也就是说,优质的内容是撑起其营收背后的主要支点之一。

除了老牌制作公司的竞争风起云涌,新兴制作公司也在行业内不断追赶,或凭借平台优势或凭借爆款成功上位。譬如,如耀客传媒、柠萌影视、欢娱影视等,以2018年为例,旗下都有作品上星,在主流卫视黄金时间播出。甚至在网络剧方面,三家公司出品的剧集都先后小爆了,播放量和声量领先于同期其他网络剧。

与此同时,腾讯以及爱奇艺等流媒体也是异军突起,对影视剧市场的介入越来越深。一些网剧的播出在行业内成功演绎了吸睛大法的魅力。而近期,华夏视听的新版《倚天屠龙记》被吐槽没有灵魂,《封神》亦是遭到了魔改,被观众不断吐槽,口碑崩塌迹象呈现。这就要求在群雄逐鹿的战场上,华夏视听需要有更多高素质的产品输出,才能博得观众更多的眼球。

2、民办高等教育业务  “质”“量”并存才是硬道理

相比于影视制作而言,体现了高等教育稳定性好的独特优势。据招股书显示,高等业务营收自2016年的2.38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2.77亿元,年均增幅稳定在8%左右。同时,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统计,目前传媒及艺术相关专业在校生12697名,是中国第二大民办传媒及艺术高等教育提供商。

同时,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高等教育业务部分毛利分别为1.24亿元、1.39亿元、1.59亿元,毛利率分别为51.9%、50.5%、55.6%。此期间集团净利润分别为9275.8万元、1.8亿、1.49亿元。可以看出,高等教育业务上毛利和净利润的步伐比较稳健。但需要注意的是,以上数据均是在与中国传媒大学维持着合作关系的前提下产生的,终止合作之后能不能确保以往的效率暂未可知。

​ 

当然,其招股书表示,IPO筹集的部分资金将用于改善或扩大旗下大学容量、设施及教育设备,收购传媒及艺术高等教育机构或培训机构,可以看出华夏视听对高等教育领域的发展已经有了相对乐观的规划。但不能忽视的是,除了政策监管对民办高等院校的监管加严,还有全国范围内各大公办艺术传媒专业的高等院校,如何提升自身竞争力,在保证其自身优势的同时维持生源不流失,也是值得思考的问题。综合来看,行业寒冬以及政策整顿后充满未知的客观背景下,华夏视听此时的上市选择并不见得是最好的。

 

本文来源:港股研究社(公众号:ganggushe)http://ganggu.meigushe.com/—旨在帮助中国投资者理解世界,专注报道港股企业,对港股感兴趣的朋友赶紧关注我们。